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政务 > 解读回应 > 政策解读 > 媒体评论
人民日报推介永州基层党建工作:党建有活力 脱贫添动力
2018-07-30 15:45           来源: 人民日报 【字体:   打印

核心阅读

组织资源如何助力精准扶贫?党的建设如何引领脱贫攻坚?湖南省聚焦脱贫攻坚中的痛点、难点和关键环节,把组织资源、干部资源、人才资源、发展资源向脱贫攻坚一线倾斜,通过强化基层党组织筑牢一线堡垒、选派科技服务团覆盖所有贫困县等创新性手段,用党建活力激发脱贫动力。

选好“领头雁”,建强村干部队伍

“这么大的一个村,难道就选不出一个村支书?”湖南省永州市双牌县麻江镇廖家村,当唐林顶着专职村支书的头衔走进这个大山环抱中的贫困村,村民投来的目光除了新奇,更多的是疑惑。

在廖家村的历史上,由外村人担任村支书,还是头一遭。2016年,廖家村与邻近村合并,原村支书和村主任相继考上了镇里的公职人员,村里又暂时没有合适的后备干部接班。在县里的安排下,县委组织部机关干部唐林走马上任,任期3年。他的老家在城关镇,家住永州市区,属于地地道道的“外来户”。

选派专职村支书,是永州市配强贫困村党组织班子的一次“尝鲜”,为的就是在更大范围内选好“领头雁”,激发贫困村脱贫的内生动力。

刚进村,唐林压力不小。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廖家村,是湘南山区中典型的贫困村,守着人均不到半亩的薄田,村民们即便使出再大的劲,日子也熬不出个头。

多动脑,少说话,埋头干。接过前任班子留下的廖家村产业发展规划,唐林在发展产业上铆足了劲。蜿蜒的小河从远处的大山流出,冲刷出麻江镇难得的一块平地。就着村里大户做起来的350亩葡萄园,唐林和驻村扶贫工作队一起,趁势做起了芦笋、酥脆枣、百香果等产业,一年多下来,产业上了轨道,村集体鼓起了腰包,贫困户既能在产业园打工,还可享受产业园的利润分红。

“不拿村里的钱,干的是村里的事。”提起村里这位外来书记,老党员蒋云权竖起了大拇指。身为贫困户的他搭上了村里产业发展的快车,种下的百香果今年产量预计可达2000斤。

发展能力不足,发展资源缺乏,发展思路有限,是贫困村基层组织的“通病”。湖南省一手抓贫困村支部建设,一手建强带头人队伍,以村(居)两委换届为契机,既从现任村干部中择优“留”,又从农村致富能人和复退军人中择优“推”,还从务工经商能人中择优“引”。换届后,一大批素质高、年纪轻的优秀人才进入村级组织班子。据统计,湖南全省村党组织书记平均年龄46.3岁,高中及以上学历占比81.4%。

有了这支队伍,就有了高质量脱贫的保障。宁远县九嶷山瑶族自治乡新塘村,人均纯收入曾经不到2000元,村集体收入基本为零。在外打工的陈阳九被邀请回乡担任村支书,带着村里人白手起家,搞起了红红火火的水果产业合作社,去年销售额达108万元,仅葡萄采摘一项,就有40万元的收入,一举甩掉了村里的贫困帽。今年3月,湖南省驻村扶贫工作队换至其他深度贫困村,陈阳九却一点也不担心,“产业势头起来了,村干部个个都在摸爬滚打中掌握了实用技术,新塘村发展的路子只会越走越宽。”

科技服务团覆盖所有贫困县

吉首市马颈坳镇隘口村,茶树见缝插针般占据着村子里每一片土地。村支书向天顺无奈地耸耸肩:“能种的地方都种了,现在合作社只能去村外找地。”

“一两黄金一两茶。”长久以来,守着老祖宗留下的老茶树,隘口村的村民们却从未尝到过“茶比黄金”的甜头。对他们来说,黄金茶的故事就像古老传说,遥不可及。

初来隘口村,王润龙面对的就是黄金茶“孤芳自赏”式的窘境——论品质,无论茶多酚和氨基酸含量,黄金茶均属上品,可就因为难以规模化推广,只能在山窝窝里小打小闹。

找到症结所在,对这位来自湖南省农科院茶科所的专家来说,并不是件难事。王润龙的另一重身份是挂职吉首市的“科技副市长”,由湖南省委选派,专职科技扶贫,为脱贫产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瓶颈在育苗。”王润龙说,按照原来的育苗方法,推广黄金茶需要在病菌少、杂草少的黄土地上育苗,可吉首黄土资源少,交通条件也受限,必须另想新招。

突破瓶颈靠创新。王润龙和茶科所的同事一道,研究出“稻田无心土扦插育苗技术”,让黄金茶育苗摆脱了黄土依赖,通过扦插,也能大规模育苗。

吉首黄金茶由此开启的发展势头令人惊叹。在黄金茶的主要原生地隘口村,茶叶种植面积从以前不足1000亩,扩大到去年的1.5万亩,仅苗木销售一项,收入就多达2000多万元。向天顺算了一笔账:按村民人均5亩茶叶面积来算,每亩销售收入起码3000元以上,人均收入就是1.5万元。黄金茶不仅让村民们彻底告别了贫困的过往,还给了他们一个想象空间无限的未来。

科技人才“点石成金”的故事远不止在吉首一处上演。在湖南省邵阳县,来自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的教授谭晓风,仅仅是通过指导农户给油茶增加枝干光照面的小窍门,就帮助油茶增产30%以上。在永州市宁远县,来自湖南农业大学的科技副县长黄生强,把安吉白茶引入地处高寒地区的几个瑶族自治乡,茶叶种植面积已达5000亩,明年就能让瑶乡群众切实受益。

事实上,以人才资源助力科技扶贫的尝试,湖南多年前便已启动,今年又推出“升级版”——组建科技服务团,推进科技扶贫向贫困县、贫困村全覆盖。服务团团长挂职扶贫工作重点县科技副县(市)长,统筹负责服务团科技扶贫工作,服务团成员联系贫困村,打造组团式科技扶贫帮扶新机制。

王润龙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以培育黄金茶为例,他的专长在栽培和加工技术,可在植保这一块,就要借助其他专家的力量。“服务团成员省市县三级都有,既能整合技术优势,还便于协调地方关系,以往的单打独斗变成了如今的集团式作战。”王润龙说。

开展党建促脱贫工作集中“问诊”

今年4月,一场特殊的专项述职视频会议,让湖南14个市州的组织部长接受了一次集体检阅。述职主题就一个——如何充分发挥组织部门职能作用,促进打好打赢脱贫攻坚战。

组织部长就抓党建促脱贫攻坚进行专项述职,这在湖南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基层党组织抓脱贫攻坚的引领作用和统筹作用发挥不够到位;部分基层干部能力素质与脱贫攻坚新要求不够匹配;少数党员干部作风转变不够彻底……”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委常委、组织部长龚明汉,在盘点工作成绩之后,并不回避目前的薄弱环节和短板。按照会议要求,每位组织部长的述职既要讲成绩,也要说问题,还要谈打算。“讲成绩要点到即止,说问题要不遮不掩,谈打算要有的放矢。”湖南省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

会后,一份书面反馈发给了每一位市州组织部长。“既是对抓党建促脱贫工作的‘问诊’‘检阅’,又切实传导了压力,压实了责任。”龚明汉说。

压力传导并未就此打住,类似的办法被延伸至县市区一级。刚刚当完“考生”的市州委组织部长们,又纷纷结合地方实际,把“考题”出给了县市区委的组织部长们。

宁远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雷军平的专项述职颇有底气。县里连续3年被评为湖南省脱贫攻坚先进县,去年还顺利实现脱贫摘帽,可永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吴志雄仍不忘在点评时提醒,脱贫摘帽不等于万事大吉,质量如何巩固,效果如何提升,都是需要重视的问题。“有压力,也有启发,一些兄弟县市区在党建和产业融合上步子大,办法新,值得借鉴。”雷军平说。

专项述职后,凤凰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覃振华专门梳理出了党建引领脱贫攻坚需要抓好的八件事,在全县推行。探索成立产业党组织引领脱贫攻坚,便是这八件事之一。在凤凰县千工坪镇胜花村,村支部下的党小组设置打破了传统的地域划分,直接建在了村里着力发展的几大产业上。

设了党小组,到底有啥用?猕猴桃产业党小组组长龙凤三讲得实在:过去,种猕猴桃各自为战,有了党小组,党员带头提供技术指导,统一联系销路,规模起来了,销路也稳定了。眼下,村里的猕猴桃即将挂果,党小组早早联系好了收购商。“每斤1块4,老板上门摘,大伙儿等着收钱就行。”龙凤三说。

截至目前,凤凰县共成立了10个产业党支部、115个产业党小组。“把党组织建在产业上,解决的是党建、发展‘两张皮’的难题,既加强党对农村新型经济组织的领导,又可以激活农村党建的‘一池春水’。”覃振华说。(人民日报记者 颜 珂)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      办:永州市人民政府       承     办:永州市政务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永州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备案序号:湘ICP备05009375号       网站标识码:431100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