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市情 > 人文历史 > 名胜古迹
元双龙纹铜马镫
——永州馆藏文物随笔之七
2018-06-02 13:00           来源: 永州日报 【字体:   打印

◇楚天雨  平德

元双龙纹铜马镫正视图

元双龙纹铜马镫倒视图

1993年,祁阳县城关镇唐家岭村村民唐昌栋在挖屋基时,挖出了一对马镫。据文物专家考证,这对马镫高19厘米,底部长6.4厘米,宽13厘米,属实用器。顶部为方形吊环,底部呈凹形踏板,腰饰双龙纹,龙头衔环将马镫连为一体。它铸造于元朝,属于铜质,品相完好。它的完整与精致,反映了元朝高超的铸造技艺,是研究元朝统治永州历史的难得实物资料。

在平常人眼里,马镫只是一对挂在马鞍两边的脚踏,除了帮助人上马,似乎没有其他什么作用。只有那些亲身体会了骑马的人,才会发现马镫的作用更主要体现在骑行时支撑骑马者的双脚,以便最大限度地发挥骑马的优势,同时又能有效地保护骑马人的安全。否则,失去马镫的支撑,很容易从马背上摔下来。

这世上的某些事物,有时候就这么不可思议。

乍看那小小的马镫,很像我们南方乡村的一些农具,因为它本是蒙古游牧人生命的起点。但想到它在解放了骑者的双手,骑者无须再用双手紧握马鬃奔驰的同时,还意外地催生了真正意义上的骑兵时,就不由得让我对它充满了敬意。

在马镫出现之前,人们上马的主要姿势为:或左手紧抓马鬃,飞身上马;或用手中的矛点地支撑身体跳上马;或靠踩住安装在矛上的横栓上马。而当骑在马上时,骑士的双脚是无处搁置的,奔腾或跳跃时,骑士必须紧紧抓住马鬃,夹住马肚,才能避免被颠下马背。马镫出现后,骑兵和战马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人和马的力量二合一,骑兵可在马背上弯弓搭箭或手持枪矛冲刺厮杀。所以,英国科技史家怀特曾指出:“很少有发明像马镫那样简单,而且很少有发明具有如此重大的历史意义……马镫把畜力应用在短兵相接之中,让骑兵与马结为一体”。

令人欣慰的是,作用如此伟大的马镫,最早是由中国人发明的。虽然准确的时间目前学术界尚无定论,但中国史学家已经肯定,早在公元3至4世纪,鲜卑人活动的中国北方草原地区就出现了马镫。1965年,考古人员在辽宁省西部与内蒙古赤峰相接的北票县北燕贵族冯素弗墓中,出土了一对木芯长直柄包铜皮的马镫,它们长24.5厘米,宽16.8厘米。据考证,时间为公元3世纪中叶到4世纪初,是世界上现存时代最早的马镫实物。大约在公元5世纪,马镫由中国传到朝鲜,因为在公元5世纪的朝鲜古墓中已有了马镫的绘画。尔后,由中国传到土耳其,再由土耳其传到古罗马帝国。到了公元6世纪,马镫传播了整个欧洲大陆。可能是有中国工匠到欧洲直接制做马镫的缘故,因此,马镫在那里被称为“中国靴子”,备受人们关注。

而在中国本土,情况似乎恰恰相反。人们最初对马镫并没有在意,好像它是一种可有可无的玩意儿。直到南宋末年,忽必烈带着他的铁骑军,南征北战,迁都燕京,改号大元时,人们才意识到马镫的强大作用,并由此惊讶马背上民族的彪悍与勇猛。

必须承认,元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朝代。它结束了唐朝后三个多世纪的分裂状态,实现了历史上新的大统一。元朝,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少数民族建立的君临全国的王朝。此外,元朝在对外贸易、农业生产、宗教信仰、文化艺术等方面,也颇有建树。

而我们永州老百姓对元朝的认识,可能大多只停留在元朝大德九年(公元1305年)元兵派人进入江永(时称永明)千家峒收税之事的层面上。根据瑶族文献记载,那次,千家峒里的瑶人,捧出自己家最好的酒,拿出最好的菜,热情款待官府派来的税官,导致他乐不思归。而官府几天不见收税的人回来,以为他被害,就发兵攻打千家峒,结果千家峒惨遭血洗,十二姓瑶人将一只牛角锯成十二段,各持一段逃奔他乡,发誓500年后重归故土相聚。

这是一个悲壮的传说。

其实,靠铁骑横扫天下的元军,在统一中国的大业上,还是可圈可点的。在元兵攻打千家峒之前,元政府曾于1257年至1258年、1284年至1285年、1287年至1288年三次出兵,想征服大越(越南陈朝),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元越战争(或称蒙越战争),但都以失败告终。我想,可能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这对元代铜马镫的主人,带着北方的风霜,抵达了湖南,抵达了永州。或者征战失败自南返北时,经过永州,最后落地在祁阳。

祁阳唐家岭村是一个颇为美丽的地方,那里离城区比较近。我没想到,居然有一对元代的铜马镫在那里沉睡了七百多年、做了七百多年的孤独之梦后,又在一个偶然的时间灿然复活。

我见到这对铜马镫时,已经在永州博物馆里。在我看来,它醒来虽已长达25年了,却依然是一种迷惘的眼神。

或许,自从它复活那日起,就一直没有人来了解它的心事,也没有人知道它心里的秘密。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作为战马的配备件,这对元代双龙纹马镫应该是有履历的。可能是因为人们的疏忽,让它把自己的履历写在了山里,写在了水里,写在了路上,写在了主人的征战里。

所以,当我面对它时,心中似乎有一种感应,由此引起了无限联想:

在一个寒冷的冬日,一支元朝政府军盔甲铁衣快马扬鞭趁着夜色攻入今越南境内的陈朝国土。这是元军的第二次、或者第三次南征。遗憾的是,元军进入不久,就遭到陈朝军队的包围。元军将领无奈,只好骑着战马左冲右突、张弓射击、率部突围……一匹健强的战马驮着一个受伤的人,或者一匹受伤的战马竭力驮着一个健强的将军,沿着湘南的石板路往北,时徐时疾的马蹄声,如同舞台上演奏者筋疲力尽的钢琴声,最终把休止符留在了永州之野的祁阳大地。

当然,这仅仅是我的一种臆想,不可能等同历史本身。

我想说的是,在中国历史上,曾出现过不少的少数民族政权,统一了中国的只有元朝和清朝。元朝的创立者是蒙古族,清朝的创立者是女真族,这两个民族对中原的入侵,完全依赖于战马。我想,马镫在其中是起了一定作用的。

元双龙纹铜马镫局部图

元双龙纹铜马镫侧视图

只是,当历史的烽烟渐渐散去,当金、元这两个少数民族皇朝逐渐成为一种遥远的记忆时,我们不难发现,他们没有输在马背上,而是输在文化上。元朝的疆域堪称世界第一,遗憾的是,成吉思汗和忽必烈的战马可以迅速占领他国的领土,但无法占领他国的人心。由于元朝的汉化是中国历史上最浅的,所以,最终输给了博大精深的汉文化。这也是近十年来我常跟朋友们说“大到国家和国家之间、民族和民族之间的竞争,小到企业和企业之间、家庭和家庭乃至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竞争,归根结底就是文化的竞争”这句话的原因。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主      办:永州市人民政府       承     办:永州市政务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永州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备案序号:湘ICP备05009375号       网站标识码:4311000024